首页 > 文章 > 思潮 > 思潮碰撞

美国贫富悬殊的制度根源

李博意 · 2021-05-01 · 来源:微信公众号:只谈贫富差距
收藏( 评论() 字体: / /
资本主义分配制度,导致美国贫富差距悬殊。探讨制度改良办法。

  本文约1万字,解读了在现代资本主义制度下,美国贫富差距悬殊的制度根源,并分析了制度改良办法。下面是本文的三大核心观点。

  观点一:现代资本主义分配制度,是不道德且低效的。

  即使穷人和富人一样聪明努力,贫富差距也会持续扩大。当GDP增速放缓时,贫富差距更会加速扩大。此外,不公平的竞争规则,还进一步偏袒了富人。

  观点二:贫富差距悬殊,会给整个社会带来危险。

  - 巨富的本质是不劳而获,所以必定会导致穷人的报复。

  - 大资本为了追逐利润,最终一定会走向帝国主义战争。

  观点三:贫富差距的解决办法是存在的,但是需要各国政府的联手合作。

  - “全球资产透明化”的进展

  - “全球统一资本税”的前景

  - “遗产税”的过去和未来

  引言

  纠正悬殊的贫富差距,可以说是社会公平的头等大事。请看看今天“割裂”的美国社会吧。悬殊的贫富差距,已经严重动摇了美国的社会秩序和竞争力。

  对于美国这个负面典型,我们中国人应该引以为戒,充分研究和反思。本文将简明扼要地进行分析,希望能对公众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。

  一、为什么说贫富差距是一个必须被纠正的严重问题

  1. 如果制度不变,贫富差距必将越来越大

  1.1“资本收入”让富人更富

  勤劳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改革开放之后,中国人积极奋斗,创造了经济增长的奇迹,让全世界都为之赞叹。但是,今天为什么有许多人对“勤劳致富”产生了怀疑,反而选择“躺平”、“佛系”呢?其实,这种怀疑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一个人的收入,总是可以简单地分为“劳动收入”(如工资)和“资本收入”(只需持有资本,无需劳动就可以自动获取的收入,如房租收入、股票分红、银行利息等)。每个人都可以尝试算一算自己的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分别有多少。劳动收入所占的比重越大,你就越像一个“劳动者”;资本收入所占的比重越大,你就越像一个“资本家”。

  当社会贫富差距很小时,每个人的资本收入相差不大。例如在战争后的一片废墟上,大家都没有资本(资本收入都接近于零)。这时,富裕程度完全取决于劳动收入的高低——谁最有知识、工作最努力,谁就最容易致富。因此,每个人都会坚信“勤劳致富”。

  而当社会贫富差距悬殊,资本集中于少数人时,富人仅凭资本收入、无需劳动,就可以轻松超越穷人的劳动收入+资本收入总和(见下图)。富人拥有的本来就多,每年新赚到的收入又超过了穷人,于是贫富差距更加扩大。在这时,穷人开始怀疑“勤劳致富”,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资本越多,“资本收入”也就越多。所以,贫富差距越大,富人在赚钱速度上的优势就越大;穷人即使“勤劳”,也只会看到富人更快地“致富”。自然,穷人的劳动积极性就大大削弱了。可以预料,如果贫富差距持续扩大下去,不仅是劳动积极性,连社会风气都会逐渐变得颓废、扭曲。这就是美国一些底层民众变得懒惰、愚昧,且极端仇视富人的根本原因。

  

32131860ceaf769831dea774e001dc66.jpg

  富人仅凭资本收入就可以打败穷人,每年积累下更多的新财富。所以贫富差距会持续不断地扩大。而扩大的贫富差距,又使得富人加速甩开穷人。恶性循环。

  

  那么,只要人们耐心等待下去,贫富差距就会自动好转吗?显然是不会。

  当贫富差距已经形成,就表示富人每年都获得较多的资本收入,而穷人每年获得较少的资本收入。穷人想要“逆袭”,就必须挣得丰厚的劳动收入,并且丰厚到足以反超富人的资本收入。请注意:能成功逆袭的穷人总是少数。所以,全社会的贫富差距是注定会持续扩大的。

  其实,哪怕是少数穷人的“逆袭”,也需要将希望寄托在“劳动收入占主导、资本收入比较少”的经济大环境上。在什么时候,劳动收入能占主导呢?经济学基本原理指出:

  资本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 = 资本年利率 ×长期储蓄率 ÷ GDP增长率

  所以,GDP增长率较高时,资本收入的比重低,穷人就较容易逆袭。而当GDP增长停滞时,资本收入的比重会大幅提高,使穷人逆袭变得困难。

  (补充说明:资本年利率和长期储蓄率,这两个因素都取决于一国社会的长期习惯,在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下通常不会剧烈波动。所以GDP增速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。)

  那么,未来的GDP增速是高,还是低?从历史经验看,GDP高速增长仅出现在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过程中。根据法国学者皮卡第《21世纪资本论》的历史数据研究,多数发达国家的GDP增速仅能维持在2%左右,资本收入占到国民收入的30%之多。

  更令人忧虑的是,近年来,随着全球化红利的消退、世界技术革新的乏力,较先进国家(包括中国)的GDP增长都可能放缓,其结果就是资本收入比重越来越高,竞争环境对富人越来越有利。所以,在未来一段时期,人们可能会看到,穷人几乎无法逆袭(这就是“阶级固化”),贫富差距加速扩大。

  所以,即使在公平的竞争下,穷人也注定会被富人甩在身后。更糟糕的是,现实中的竞争并不公平,而是偏袒了富人,这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分化。

  下面介绍富人在财富竞争中占的两个大便宜。

  1.2富人占的第一大便宜:资本税率低于劳动所得税率

  税收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,是政府运转的核心,也是社会财富再分配最重要的制度基础。好的税收制度,自然是“劫富济贫”,越富有的人越多缴,穷人少缴或不缴,即“累进税”。这个理念符合社会公正的原则,也非常简单易懂。为什么会出现穷人割肉缴税,富人花式避税的现状呢?

  

f8d9b3ba4122f942a20e4e130a8a4e85.jpg

  跨国企业在全球的20大“避税天堂”

  前面提到,每个人的收入都可以分为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,相应地可以分别征收“劳动所得税”和“资本利得税”。从缩小贫富差距的角度看,理想的方式是只征资本税,或以资本税为主、以劳动所得税为辅。但是,各国实际上征收的主要是劳动所得税,主要由于:

  (1)劳动收入比较容易被税务局追踪,征收起来比较方便。

  (2)想算清楚资本收入,需要给所有资产估值,还要确认每个资产的拥有者。从前的技术条件很难精确、高效地完成这些统计工作。

  (3)资本不像活生生的劳动者那样忠实于自己的家园,一旦资本税率提高,资本很容易逃往别处(其他城市、甚至外国),导致本地的投资减少。所以政府投鼠忌器,对征收资本税有心无力。

  以上原因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,也导致了相同的结果,即资本税率普遍低于劳动所得税率。有时候,出于吸引投资的考虑(关系到本地经济发展,也关系到官员政绩),各地政府还会竞相降低资本税率(或变相降低,比如提供各种避税、减税的途径),以求资本“光顾”。这通常被形容为“逐底竞争”,即不惜一切代价讨好富人。从结果上看,富人收入高、税负反而低,所以加快了贫富分化。

  1.3富人占的第二大便宜:大规模资本拥有额外优势

  当富人掌握了大量资本,他们在和穷人的财富竞争中,还将获得额外优势,即“规模效益”。

  大规模资本能聘用更优秀的投资专家譬如,拥有500亿元的巨富,可以聘用最好的投资团队,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最好的投资目标,从而长期取得超过10%的年回报率。拥有1亿元的富人,可以聘用专业的投资人士,在较大范围内寻找不错的投资目标,最终取得高于平均的回报。而拥有10万元的普通人,则只能依靠自学成才,能够选择的投资目标也非常有限,盈利能力也比较低。从美国机构投资者的长期历史数据看,更大规模的基金确实取得了更高的投资回报率,这表明:越富有的人,还能从投资的赌桌上,赢走越多的钱。

  大规模资本拥有政治影响力。小资本有能力影响小规模的分配,例如公司的股东们常常可以决定公司的盈利有多少发给员工做工资(通常是尽量少)。资本规模越大,对分配的影响力就越强。巨大的资本足以影响国家政治。例如美国的巨富们,每年花费巨资在政治献金、政策游说、舆论引导上,目标就是制订出符合富人利益的政策。例如,美国税法总会给富人留下逃税的漏洞(对穷人却始终很严厉);美国政府经常大量采购军火引发战争(军人的待遇却很低);金融危机时美联储坚持送钱给华尔街金融机构(并允许闯祸的银行家继续领取天价薪酬)。这类“劫贫济富”的糟糕政策,造成美国的富人更富、穷人更穷,同时还给全世界带来了无数纷争。

  

988568bfa586079bfea41c5c99be9e26.jpg

  美联储:“如果你(纳税人)不赶快向他(金融业)输血,你可能会死”

  小结:现代资本主义分配制度存在着巨大的道德问题和效率问题。经济学家分析的历史收入数据也证明了,近50年来,全球贫富差距确实在剧烈地扩大。社会矛盾迫使欧美各国开始努力寻找制度出路。我们中国人也应该未雨绸缪,避免重蹈欧美的覆辙。

  

c3696bc2c2bbd2b2db6b635e1ff05447.jpg

  1980年前后,欧美各国纷纷降低资本税。从这以后,美国新创造的财富几乎完全被富人占有,而普通家庭的收入水平停滞不前。

  2. 贫富差距对社会的危险性

  2.1食利者的不道德本质,必将引发社会动荡

  我们都知道,像奴隶主和封建贵族,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劳而获的人。我们把这些“寄生”于社会、自己不付出劳动的人,称为“食利者”。

  为了逃避穷人的愤怒,富人总是想谎称自己的收入来源于“正当劳动”。但是,当我们戳穿富人的谎言,就立刻可以看出,富人显然是不劳而获的食利者。

  富人最常用的两种谎言:

  (1)富人拥有“冒险精神”,承担了各种投资风险,所以应该赚取额外的投资收益(即“风险溢价”)。

  (2)富人拥有“投资眼光”,能迅速找到急需投资的地方,及时筹集并提供资金(即“流动性”)。

  对于这些谎言最简单的驳斥是,富人赚到投资收益,真的需要亲自拥有这些才能吗?

  所谓“冒险精神”——真正在冒险的是企业家,因为企业家个人的职业成败完全绑定在公司的成败上。而富人总是可以分散投资给许多企业,从而在大局上稳定地赚到钱。

  具体该怎样分散投资呢?这种“投资眼光”只需富人花一点小钱,就可以雇用投资专家来出谋划策(穷人却花不起这钱,因为这是富人的“规模优势”)。

  而富人需要做的,只是单纯地“持有”资本,仅此而已。

  少数富人除了“持有资本”,还兼任着“企业家”或“投资专家”。他们往往会被吹捧成所谓的“赚钱英雄”,受到许多人的敬慕。事实上,我们看待这些人,要记住把他们的“资本收入”和“劳动收入”分开来看。在他们那庞大的收入中,“劳动收入”终究不会太多;单纯“持有”资本、不劳而获的“资本收入”才是大头。

  更多的富人,选择成为“隐形富豪”,躲在幕后“闷声发大财”。其实,一旦将他们那庞大的资本收入曝光出来,毫无疑问会引起民众的愤恨——凭什么他们看起来这么平庸,却能白赚这么多钱?

  可惜的是,美国穷人的不满情绪,暂时还没能组织成有效的行动——美国的富豪们依然享受着丰厚的“资本收入”(其实无疑是“剥削”劳动者得来的“剩余价值”),甚至自诩为“上流社会”。不过,像这样扭曲的现象,怎么可能长久地持续下去呢?美国的变化,想必已经不远了,无论是以怎样的形式。

  至此,我们已经充分证明了,食利者与劳动者之间的矛盾,必将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而日渐尖锐。总有一天,这会动摇整个社会的根基。

  历史也反复验证了这个论断——食利者从来无法长久。想想法国大革命的人头滚滚,再想想千百年来农民起义造成的一次次毁灭,我们就能预料,当被剥削者的愤怒一旦被点燃,会造成怎样的后果。在社会的剧烈动荡中,食利者(包括他们的子孙后代)难道能够幸免吗?如果富人们真能拥有他们自吹的“远见卓识”,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:给子孙留下巨额财富,让子孙不劳而获,最终必将激起仇恨和报复;相比之下,为社会留下一套公正的分配制度,才是富人后代安然无恙的最好保障。

  

f38fa739303496d41acd33066e5ac1e2.jpg

  法国大革命:处决国王路易十六

  但是,历史也同样证明了,食利者从来不懂得主动克制自己的欲望。请注意:人类历史上所有的食利者,都企图证明自己的合理性、先进性,来维护既得利益。例如,16世纪的欧洲贵族宣称,1%贵族无需劳动,有闲暇从事科学研究、艺术创造,所以人类文明才能进步(按他们这套说辞,99%贫民应该一边劳作和服侍,一边感激贵族)。又如,19世纪的欧洲列强宣称,殖民亚非拉国家,是为了帮助他们“开化”(所以英法每年从海外殖民地掠夺等同于本国GDP的庞大财富时,是心安理得的)。我们这个时代的食利者,同样积极地编造着类似的谎言。

  

276b16756d2f288218bc60b313d9f3a8.jpg

  富人的“利益同盟”总是试图强调剥削的“合理性”

  2.2资本集团的无限逐利,终将走向争霸战争

  世界大战之后,人类无法理解,为什么一批人能够如此主动、冷酷无情地将另一批人送进战场、毒气室、集中营?研究发现,许多人会像自我催眠一样,给罪行找一个借口,例如“我必须服从命令”、“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”。

  惊人地相似,对于某些人来说,“赚取利润”就是他们为所欲为的借口。当华尔街的一名富豪投资者被曝欺诈后,他理直气壮地声称“在这个行业,如果你没有欺诈,就说明你根本没有努力过”。这种所谓的“努力”,难道不是一种危险的自我催眠吗?可悲的是,这种危险的心态,在富人和金融行业之中绝不罕见。

  逐利的欲望总会不断地膨胀。最初,资本只是指示公司管理层对员工耍耍小手段(例如薪资保密)。等资本成规模了,就会四处运作,促使公司联合兼并,扼杀新的创业者,形成垄断。当资本真正壮大了,还能逐步控制学术、媒体、法律。最终,必然是与其他国家的资本集团争夺霸权。

  总有人会说,发动战争是正义的,是为了宗教信仰、生存空间、维护人权、国家荣誉等等。这些借口无法掩盖其“逐利”的本质。这就是列宁所阐明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

  

fd7ee148a9a2253633dac1914f14c239.jpg

  历史数据显示,“一战”前欧洲强国内部的贫富差距已极为悬殊(比今天的美国还要悬殊,并因此激化了共产主义运动)。各国统治集团为了争夺海外殖民地利益、并转移内部矛盾,只得相互大打出手。

  二、贫富差距的解法:资产透明化+资本税+遗产税

  许多人都在谈论贫富差距的解决办法,但富人们仍然逍遥至今。从美国的情况看,实践上的困难在于两方面:

  第一,办法太多、思想太杂,民众不知道该支持谁,舆论力量都分散了。

  第二,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,这里要收拾富人,富人立刻就逃去别处逍遥了。

  所以,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,要抓住主要矛盾(瞄准富人的弱点)打组合拳(堵住富人的退路)。下面是本文主张的三大政策方向。

  1.富人的弱点:资产透明化

  资产透明化有两层目的。第一层,是打击不可告人的、非法的财富。第二层,是让“隐形富豪”暴露出来,便于征收资本税。资产透明是富人最大的弱点,这个弱点如果不去打,富人就永远逍遥自在。

  各国政府正在尝试的资产透明化措施

  (1) 数字货币:与传统货币相比,数字货币较难隐藏,容易追踪资金流向。

  (2) 金融账户透明化:例如“共同申报标准(CRS)”,目标是弄清楚全球各地银行账户里的钱,究竟属于谁、什么时候存入的。

  (3) 企业信息透明化:例如我国的“金税四期”、穿透式监管,国际上的“全球法人识别编码(LEI)”等措施,目标是弄清楚企业究竟被谁拥有、做着什么生意。

  资产透明化遭遇的阻力(严重性从高到低)

  (1) 短期利益:部分国家和地区看重短期利益,宁可包庇富人隐藏财富。富人及其“盟友们”为了既得利益,希望世界上存在一些“不透明”的角落。所以他们积极地四处奔走,企图妨碍和拖延“透明化”——为此不惜阻碍社会进步。

  (2) 技术限制:当今的技术水平已经远胜从前,但精确统计资产信息仍需克服一些困难,例如纸质资料向电子资料的过渡、各国信息系统的相互兼容,种种改变还需要投入人才、时间和金钱。

  (3) 隐私观念:富人常利用民众对隐私的重视,以及对政府的不信任感,引导舆论反对透明化(富人尤其希望反对财富信息的公开)。在许多时候,富人的这套策略是得逞的。

  2.税收公平的核心:全球统一资本税

  前文讲过,富人在财富竞争中占了许多便宜,其中最突出的一点,就是资本税率远低于劳动所得税率。这是现实中富人税负低、穷人税负高的直接原因。各国政府在征收资本税上有心无力,根本原因在于经济全球化让“资本全球流动”变得极为便利。任何政府只要敢“得罪”资本,就会立刻受到资本冷遇、投资减少;即使进行金融管制,也很难阻止资本外逃。

  

  全球统一资本税的政策趋势

  怎样堵住富人的退路呢?一部分经济学家倡议制订“全球统一资本税”,即各国政府携手合作,不再争相讨好资本,而是大家一同提高资本税率。这样一来,富人的财富就“无路可逃”了。在实践中,考虑到各国发展程度不均衡,为了保护落后地区的投资吸引力,短期内不宜要求各国税率完全相等。但是,统一制订一个最低税率标准(例如资本利得税率在任何地方不得低于25%),显然是有实践意义的。

  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,已经准备提高企业税,并呼吁全球各国一同制订“全球最低企业税”(即企业所得税率必须高于某个值),就是为了打击跨国企业猖獗的“海外避税”。这是拜登政府计划的第一步,即对大企业加税;下一步,就是对富人加税。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加深国际合作,“全球统一资本税”是有望实现的。这是富人与穷人之间“税收公平”的最好保证。

  全球统一资本税遭遇的阻力(严重性从高到低)

  (1) 学术观点的误区。受20世纪后半叶主流经济学观点的影响,各国民众从小接受了“减税刺激经济增长”的教育。所以,对于加征资本税,许多人抱着抵制和忧虑的态度。事实上,基于历史数据研究的经济学家们,在近些年的论战中占了上风。他们发现,资本税率在不同时期的高低变化(由于美国两党轮流执政、税率时升时降),对经济增长率并没有产生显著的影响。这项学术发现,纠正了学术界过去的错误认识,其实也符合人们的直觉——如果劳动所得税没有降低劳动者工作的积极性,凭什么说资本利得税会降低资本家投资的积极性呢?但是,旧观念的转变,需要一段时期的努力宣传。

  (2) 国际政治的复杂性。国家间的竞争心态(有时甚至是互不信任)显然不利于国际合作的顺利开展。另外,在众多民主国家,对资本加税要先通过(常常比较缓慢的)民主决策程序。为了加快这个进程,必须努力转变各国人民的思想,让公众普遍认识到制度改良的重要性和紧迫性,理性看待国家间的税制合作——要警惕某些国家的“狡猾”,但不能一味地排斥合作。

  (3) 群众团结的不易。加征资本税,显然会受到富人们最激烈的抵制。前面已经提到,全球民众的团结一致,是打击富人的必要条件,而聪明的富人很清楚这一点。所以,为了转移公众的注意力、破坏人民内部的合作,富人会充分动用手中掌控的经济、学术、媒体资源。富人常见的做法有: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抗(例如国家争端、性别对立、种族仇恨);诱骗公众放弃实际行动(例如谎称贫富分化不是问题、或者虽然是问题但不存在解决方案);收买一部分人成为利益同盟(例如向企业高管、投资专家支付高额薪酬,在学术、媒体、政治界扶持代言人)。识破这些诡计是不容易的,各国人民群众还需团结努力、共同提高防范意识。

  全球统一资本税的局限性

  请注意:“全球统一资本税”不能缩小贫富差距。它只是确保“税收公平”,让富人少占一点便宜而已;也就是说,贫富差距仍然会持续地放大。所以,我们绝不能止步于“税收公平”。必须追求更加进步的社会制度。

  3. 坚决制止“巨富”和“食利者”:遗产税

  遗产税既符合道德,又促进社会效率

  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”是资本主义的核心规则。在一定程度上,它是进步的,因为只有当私有财产权利得到保障,人才能安心劳动,才能有动力去奋斗和创造。但在一定程度上,它又是有局限的,例如,财富榜上动辄几百亿、几千亿元的家族财富,仍然神圣不可侵犯吗?

  前文已经讲过,财富的积累方式包括“劳动收入”和“资本收入”。庞大财富的积累,几乎完全依赖于资本收入,也就是资本的自动增殖。事实上,许多富豪家族的族人已经停止了劳动,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庞大财富的继续膨胀。

  所以,让我们停止对富人的崇拜吧。资本之所以能够自动增殖,是因为各行业专家(包括企业家和投资专家)的聪明才智,是因为广大劳动者的勤奋工作,而不是因为富人“持有”资本。专家和劳动者们的贡献无法得到公正的报答,反而是什么都没做的富人大量占有了劳动成果,这岂不是损害了社会效率和社会道德吗?因此,超过一定限度的私人财富,不应该被视为“神圣不可侵犯”,而应该被坚决地纠正。

  遗产税的历史实践

 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到来之前(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以前),欧美都曾征收过遗产税。对于巨富,最高税率有时甚至高达80%。在那时,财富能够藏身的地方比较有限(共产主义国家显然对私人巨额财产更加不友好),所以富人在一定程度上乖乖缴纳了遗产税。历史收入数据表明,对富人严格执行遗产税、资本税的那段时期,是欧美国家贫富差距最小的时期。

  后来,由于种种原因(前文已经逐一解释),各国政府或主动、或被迫地放弃了遗产税。后来即使偶尔征收,最痛苦的也是中产阶级;而富人总能通过赠予、转移、政策豁免等种种漏洞,象征性地交一点税,就能轻松过关。这个迟迟没有被堵上的制度漏洞,迅速造就了全球富豪排行榜上一大批“基业长青”的家族。

  遗产税的政策建议

  现在,人们应该重新认识到遗产税的关键作用,并且坚决地向富人,尤其是巨富,征收遗产税。

  谁是富人?这里为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估算。以中国为例,2020年发改委估测全国总资产约1300万亿元,其中国有资产约500万亿元。那么,800万亿元的私有资产,平均到13亿人,就是人均60万元财产。假设中国的贫富差距大于欧洲、小于美国(经济学家从实际数据中得到了这个结论),那么财产排名前1%的人,人均财产大约是全国平均值的30倍,即人均1800万元。按照这个逻辑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稍许明白,自己在整个社会的贫富排名中处在哪个位置。

  遗产税,显然应该首先针对最富有的人群。在政策设计上,考虑到统计和执行的成本,可以优先对最富有的千分之一(130万人)或万分之一(13万人)进行征收。不妨给这些富豪的财产设置一个上限(例如全国人均财产的100倍,即人均6000万元),超出上限的部分,全部按遗产税收归国有。

  实话说,人均6000万元财产,即使按照较低的4%年度回报率,每人每年也能获得240万元资本收入。这对巨富的后代们而言,已经是非常优待了,足以报答巨富曾对社会做出的贡献,也足以激励其他人勤奋劳动了。

  这样的遗产税规定,能带来许多长远的好处:

  (1) 维护社会道德。由于富人的财富无法突破全国人均财产的一定倍数,贫富差距就不会无止境地扩大下去。同时,拥有有限财富的富人,较难像现在的美国巨富那样,以极少数人就能对整个国家施加巨大的、不良的影响。

  (2) 保障社会稳定。富人不再是穷人遥不可及的存在;同时,社会劳动的成果也能更加公平地分配给所有人。这样,穷人不会被逼上暴力反抗的道路,社会就能长治久安。

  (3) 提高社会效率。富人(及其子孙后代)的财产不能超过上限,所以只能获得有限的资本收入。这就迫使他们参加劳动创造,避免不劳而获。从而,整个社会的劳动创造积极性都将提高。

  为了成功实施遗产税,需要满足一些前提条件。就像前面介绍的“全球统一资本税”一样,开征遗产税同样需要“堵住富人的退路”。所以,必须促进国际合作——资产透明化,并且各国一致征收遗产税。

  当然,来自巨富们(和其他既得利益者)的种种阻挠是可以预料的。但他们终究是极少数人。整个社会的运转,不该再围绕着他们的自私自利了。我们要充分地警惕,社会万万不能变成像今天的美国那样,99%穷人几乎被1%富人玩弄于股掌之上。那实在是太过可悲了。

  4. 税收的用途

  前面讲的都是关于税收如何公正地“取之于民”。如果这一系列国际合作和制度变革能够顺利实施(这意味着民众信任政府、且政府没有辜负民众的信任),各国政府都将从富人手里取回大量财政收入。政府的腰包会变得更加充实。这就到了税收“用之于民”的时候了。

  哪些是最紧迫的用途?本文的观点:

  (1) 减免对劳动收入的征税。一方面是提高个税起征点,减少低收入人群的税负;另一方面是降低各个收入阶梯上的税率。劳动收入的税率至少应该低于资本收入的税率——因为一个良好的社会更应该鼓励劳动和创造,而不是鼓励单纯地持有资本、等待资本增殖。

  (2) 针对最贫困人群的扶助。类似于我国当前的扶贫工作。有了更多的财政投入,覆盖面和效果都会更好。

  (3) 投资于人民群众最急缺的公共服务。在现阶段,人民需求与公共服务水平之间的矛盾,仍显著地集中在教育、医疗方面。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实际情况(例如当人们满足于教育和医疗条件了,可能就会更加渴求环保和艺术),而政府作为公共服务的最终提供者,总是应当将税收用于最急缺的地方。

  民众信任政府、政府也不辜负民众,这样的未来必须建立在公正透明的政治制度之上。而这样的政治制度能够高效地运行,又依赖于民众政治经济意识的提高。这是全球民众需要团结努力的方向。

  5. 其他缓解贫富差距扩大的措施

  上文总结的三大措施:资产透明化、资本税、遗产税,是我认为最简单易懂、最彻底、技术上可实现,且很有希望在全球一同达成的解决之道。

  近年来在学界、舆论圈,出现过多种多样的政策建议。有些政策观点,必须承认它们有一些作用,但作用可能是比较有限的。常见的两类缺憾:

  (1) 给富人留下了明显的漏洞。例如:征收房产税、遗产税、奢侈消费税,但又不限制富人的资产转移、消费转移。这种漏洞的结果就是,富人花式避税,中产和穷人乖乖缴税,反而加剧了社会上的不公平。

  (2) 对富人的打击力度太小。例如:要求企业在制订员工薪酬时,实行公开透明,或接受政府和员工代表的监督。这种政策的好处是,既有助于提高劳动收入(相对于资本收入)的占比;又可以监督企业高管薪酬,避免企业高管与股东肆无忌惮的合谋。但缺点也很明显:收入的“初次分配”到底怎样算公正?股东、高管、员工各有各的正当理由。最终结果多半是股东和高管做出少量让步,而员工也只能见好就收。这样,对富人的打击力度太小了,根本无力阻止贫富差距的扩大。

  当然,许多办法虽然有一些局限性,但仍然体现了对社会道德和社会进步的渴望,仍然促进了公众对贫富差距问题的关注。各种办法究竟孰优孰劣?真理越辩越明。最怕的就是公众放弃思考、放弃行动、放弃进步。

  三、不行动的后果

  前面已经讲过,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结果,必然是社会动荡和大规模的战争。生长在和平年代的人们,常常会误以为动乱离自己很遥远。而当动乱真的来临,多数人又只会抱怨自己“生不逢时”、运气不好;或者把罪责都推给某些“战犯”,仿佛只要没有“战犯”就永远不会有动乱了。

  我们学习历史,正是要重视社会经济规律,避免重蹈覆辙。过去的人类史,无论哪个国家,都没有脱离“治乱交替”的周期循环。生于20-21世纪的我们,已经摆脱了这种悲剧性的循环吗?请看看下面的三组对比:

  阶段一(古代):封建王朝早期,上一场战乱导致大量土地荒废、人口凋零,百废待兴,经济增长主要来源于人口的恢复和田地的重新开垦。

  阶段一(现代):20世纪,大量资产在世界大战中被毁,经济增长主要来源于战后重建、技术革新,落后地区则依靠全球化而加速追赶发达国家。

  阶段二(古代):经过数代人,人口和农田规模都趋于稳定,经济增长率逐渐下降至接近0,所以资本收入在国民收入中占有很大的份额,导致社会劳动成果大量归于富人(古代资本的主要形式是农田,而农田为地主所有)。于是资本向少数人集中,贫富差距加速扩大。

  阶段二(现代):经过数代人,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都在弱化,全球GDP增速放缓;资本显著向少数人集中,贫富差距加速扩大。

  阶段三(古代):越来越多的贵族可以不再工作,贵族的财力可以豢养大量仆从,甚至招兵买马;而社会底层看不到出头的希望。终于有一天爆发了农民起义,或者贵族集团之间的征伐,把人口和财富大量毁灭,整个社会从头再来。

  阶段三(现代):越来越多的富人可以不再工作,巨富的财力足以干预国家政治;越来越多平民的职业目标是为富人服务,例如家庭教师、家政服务、家族财富管理;而社会底层看不到出头的希望。(想想看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)

  

92c4fb9760bd50c1acd5b5ee858bdcc8.jpg

  在“食利者”与“劳动者”矛盾日益尖锐的同时,许多富人似乎低估了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和危险性——非但不努力缓和真正的矛盾,反而肆无忌惮地剥削穷人财富,挑拨国家间、群体间的矛盾。

  1. 低估了底层穷人的负面情绪。有些人认为,现在底层的人毕竟饿不死了,应该不会冒着危险来反抗吧?

  事实上:请看看那些放弃了结婚、生育的年轻人。他们出于经济原因,连家庭幸福都可以抛弃(这显然是反人性的),少数人甚至猝死、自残、自暴自弃。如果这样的人越来越多,你还认为他们会永远沉默下去吗?

  2. 低估了现有制度的不道德程度。有些人认为,富人赚钱,就算不那么公平,但毕竟没有违法,所以不担心受到惩罚或报复。

  事实上:人民群众自己心中有一杆秤,评价每件事是否符合公平正义,所以古往今来总是存在“法外私刑”。现在社会上的仇富情绪还不太高涨,是因为一些知名的富豪出身于“企业家”或“投资专家”。身份的重合,让人们误以为富人致富是因为敢创业、有见识。但有朝一日,人们终将醒悟富人不劳而获的本质。到那时,人们还会像今天这样克制吗?

  3. 低估了人类(包括富人自己)的毁灭冲动。有些人认为,哪怕大国之间争权夺利,现在毕竟有核武“相互毁灭”的威胁,世界大战应该打不起来吧?

  事实上:请看看世界大战的历史吧。当重机枪在“一战”以创纪录的效率屠杀了几十万人,许多人都被吓坏了,觉得这样的恐怖足以震慑人类的争斗欲,觉得不会再出现下一场世界大战了。事实上呢?死伤上亿的“二战”,发生在仅仅20年后。再想想冷战时期的“古巴导弹危机”——在激烈的冲突中,毁灭难道不是一触即发吗?

  结语

  进行制度改良,固然有着艰难险阻;但“不行动”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现代资本主义分配制度已经显露出它严重的缺陷。早一天行动,或许就能拯救一批穷人的生活和希望。

  人类社会“治乱交替”的悲剧循环,如果能在21世纪得到终结,让人类迎来真正的社会进步——这将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光荣,也将是我们所有子孙后代的幸运。

  写作本文的唯一目标,是抛砖引玉,希望更多人关注贫富差距和社会进步。

  您的转载,将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!

「 支持乌有之乡!」

乌有之乡 WYZXWK.COM

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!

注: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,侵删!
声明: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——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:朱旄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(wyzxwz1226)

收藏

心情表态

今日头条

最新专题

抗美援朝70周年

点击排行

  • 两日热点
  • 一周热点
  • 一月热点
  • 心情
  1. 毛主席,我们错怪了你!
  2. 钱昌明:谈“劳动节”与“劳动”的异化 ——面临“五一”节的断想
  3. 党魂是怎样炼成的?——纪念中国共产党100年献礼
  4. 《求是》(2021年09期):习近平:把握新发展阶段,贯彻新发展理念,构建新发展格局
  5. 《金融时报》评拜登100天对华政策:未见“回心转意”迹象
  6. 在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 习近平向全国广大劳动群众致以节日的祝贺和诚挚的慰问
  7. 神话马斯克的悲剧
  8. 从任正非谈斯贝发动机聊聊当年引进斯贝的事(修改稿)
  9. 毛主席文稿和语境里的“猫”
  10. 美国贫富悬殊的制度根源
  1. 迎春:论文化大革命前的党内两条路线斗争
  2. 清华110年校庆“艳舞”表演?网上褒贬不一
  3. 轮到赵薇了?
  4. “台胞入境无须隔离”,福建政府疯了吧?
  5. 子午:付国豪的悲剧是没赶上“福利分房”,却碰上了潘石屹
  6. 渣滓洞特务曾帮江姐秘密传信,临刑前一句话保住了性命!
  7. 印度毛共打了场胜仗,国内的他们先害怕了…
  8. 迎春:“数字货币” 千古笑柄
  9. 中国最“脏”的地方
  10. 这才是毛主席取得核心领导地位的根本原因!看完我恍然大悟
  1. 辽宁王忠新:西门庆“白玩”了潘金莲吗?
  2. 薄一波晚年回忆录,内含大量毛时代高层决策的细节!
  3. 叶方青:马云的问题到底该咋解决?
  4. 你看毛洪涛,像不像一条狗
  5. 马云突然被罚182亿, 智囊透底: 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?
  6. 戚本禹眼中的毛泽东
  7. 歼13就像一片云,飘逝在风中
  8. 宪之:群殴,“倒逼”我们“放弃幻想”
  9. 恼羞成怒胡锡进,气急败坏抓壮丁!
  10. 一个县干部的忧患: “男人把老婆供出去了, 把孩子供回家了”
  1. 渣滓洞特务曾帮江姐秘密传信,临刑前一句话保住了性命!
  2. 印度毛共打了场胜仗,国内的他们先害怕了…
  3. 迎春:论文化大革命前的党内两条路线斗争
  4. 在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 习近平向全国广大劳动群众致以节日的祝贺和诚挚的慰问
  5. 中共一大代表陈潭秋研究中的三大历史谜团
  6. “台胞入境无须隔离”,福建政府疯了吧?
澳门资料大全正版资料下载,澳门六下彩网站金牛版,澳门金牛版免费,澳门金牛版网址,澳门全年免费资料大全49,一肖一码100准澳门